611岁大朗树王 11月将换新“身份证”

▲611岁的细叶榕至今仍枝繁叶茂 通讯员供图

炎炎夏日,大地被太阳烤得火辣辣的,连柏油路都被晒得软软的。路上行人无几,然而大朗石厦村的细叶榕下,却坐满了村民。只见密密麻麻的枝叶挡住了天上的烈日,树下阵阵凉风袭来,老人和孩子们惬意地享受着榕树下的清冷。

根据大朗镇农林水务局的资料记录,石厦村的细叶榕是大朗镇树龄最大的古树,已有611岁了。

600多岁细叶榕有8层楼高

“族谱记录,600多年前,周敦颐之五世裔孙周岐秀的分支从东莞市常平镇桥梓村迁至大朗镇石厦村。落围(建村)之际,周氏先人
在如今环村一街一带种下了这棵细叶榕。”翻阅着边角已泛黄的族谱,已95岁高寿的周就安老人把这棵细叶榕的历史慢慢道来。

细叶榕种下后,周氏先人
以它为中心开始建村,而周氏家族的第一座祠堂就坐落在细叶榕旁。经过了六百多年的变迁,细叶榕旁的建筑换了一幢又一幢,族人繁衍了一代又一代,唯有大榕树不曾变过,继承坚守在此。

查阅大朗镇挂号在册的古树名木信息,记者发现,如今这棵611岁的细叶榕,已是大朗镇树龄最大的古树了。昂首仰视细叶榕,咱们已看不到它的树顶,“这棵树大概有23米高,接近8层楼了。”石厦村宣扬
委员黄建良介绍道。

树干旁记录着细叶榕编码、学名、类别、树龄的“身份证”已残旧,记者从大朗镇农林水务局了解到,本年11月,细叶榕将会换上新的“身份证”。

三个“儿女”陪伴树王周边

“小时候,生产队在细叶榕下晒谷,咱们要看着稻谷不要被树上的鸟偷吃了,下雨的时候就帮忙收稻谷。没事做的时候咱们就喜欢爬榕树,大人们总是玩笑道榕树是被咱们压得长不起来了。”从小在细叶榕边上玩耍的孩童,如本年事已高,然而他们却不曾忘却那些在榕树下玩耍的欢愉日子。对于已95岁高寿的周就安老人来说,细叶榕是他近百年来未曾变过的玩伴。

在细叶榕对面,还生长着三棵与它朝夕相对的榕树,它们都是细叶榕的儿女,20岁出头。现在,细叶榕和它的儿女们组成了石厦村“四卫士”,继承庇护着村民在这片地皮上健康欢愉地生活。(记者 刘志斌 通讯员 戚嘉琳 方晓文)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faydabook.com